您的位置:武侠中文网_酷虎文学_爱看书屋动漫同人小说 > > 都市修真异闻录 > 章节目录 章第受樊梳2章13章

《都市修真异闻录》章节目录 章第受樊梳2章13章

    “其实……其实我刚刚口中的长老不过是对于您的尊敬罢了,不过您真的是个长老么?”我虽然知道这样问有些不合适但是我实在不知道应该怎样委婉的表达我的意思了。

    “看来你师傅也是觉得还不到时机,这样也好,你就顺其自然就好,日后便会知道的。”老者对着我点了点头,依然是没有想要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的意思。

    “唉,那好吧。”我似乎已经习惯了这老者和师傅基本上是如同一辙的处事方式,总是勾起来你的好奇心,然后却又不给你解释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但毕竟我是他们的小辈,不好直接说出来什么话。

    “不过,长老,我现在不是应该在外面徐那地头蛇打斗么?怎么会突然进入到这梦境中来,是有什么事要告知与我么?”

    我似乎是突然想到了这个事情,于是赶忙像这老者问到。

    “不好。你如果不说我还真是忘了,快把你背上刚刚所受的伤口让我看看。”

    这老头的记性还真是和我师傅的实在是有些相像,连这样重要的事情都能够忘了。

    他说完以后又自己在嘴里嘟囔了几句话,似乎在责怪自己。

    我听到了他的话以后,连忙把后背上的伤口让这老者看上一看。

    如果刚刚老者不提起来我刚刚打斗时受伤了。恐怕我也想不起来我刚刚确实受伤了这件事情,看来我这记性还真是和这老者一般。

    那老头看了看我背上的伤口,刚刚还比较自然的神色立刻变得紧张了起来。

    “长老,我都现在都没有感觉到疼痛,应当是没有什么事吧。”我不由得向这老者问到,不过我确实是没有感觉到我的背部有丝毫的疼痛。

    “傻孩子,这里是梦境啊。怎么能够感觉到疼痛呢!”老者的语气中似乎透漏着心疼的语气,他竟然如此的关心我!

    我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但此刻我的心里已经丝毫没有位置去想那些无用的小事了,我现在所关心的只是现在外面战斗的基本形式。

    “那……长老,我这伤口还能够继续战斗么?难不成我还真就注定成为了那地头蛇的手下败将了?”

    我有些可惜的向那老者问到,毕竟我还没有完成我得任务,如果这般便葬送了我得生命似乎有些不值。

    “你先别急,让我仔细观察一下这所遭受到的伤口。”

    老者仔细观察了一会之后,神色变得更加的紧张,看来我这伤势还真是挺严重的。

    不过好在这是在梦境之中,我丝毫都感受不到从我伤口上所传出来的疼痛的感觉。

    “你这是中了这地头蛇的蛇毒!”老者观察了一会才发现了这其中的根本原因。

    “我记得我这伤口只是在和那地头蛇打斗的时候所形成的啊,打斗的时候我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其他的感觉,不过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罢了,这东西绝对不是那地头蛇的牙齿?毕竟他都没有变作妖兽的形体啊!”

    我对于老者这番推论确实有些不解,毕竟在我们这两场打斗中,这地头蛇还真的没有变成那妖兽的形态,所以我绝对没有被他咬住过。

    “谁告诉你蛇毒就一定要藏在那毒蛇的牙齿之上?难道你师父是这样教给你的?”

    老者的语气似乎有些焦急甚至是有些愤怒。

    于是我仔细的想了一想,突然想到,师傅还确实没有说过所有的蛇毒都是在哪毒蛇的牙齿之中。

    不过是我的主观意识的行为惯性,所以导致了我认为所有的蛇的蛇毒都藏在牙齿上罢了。

    “那我对于这蛇毒还有救么?”我一脸紧张的向长老问到,虽说我并不是那贪生怕死之辈,不过我还真是有些担心我真的就这样无足轻重的死了。

    老者摇了摇头突然说到“这蛇毒的毒性虽说是特别的强大,所得之人基本上是无一生还。不过好在……”

    老者依然是没有改变他那一到关键时刻就想要卖关子的性格。

    “好在什么,长老你倒是快些说啊。”我又一次用十分焦急的口气对着这老者说到。

    “好在,你平日的修炼还算是刻苦,所以身子基本上可以算得上比较强壮。而且你这受伤的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所以这伤口中的毒性还没有完全的破散开来。”

    挺到老者这样说我就放心了,刚想要自己坐在地上疗伤却被这老者拦住了。

    “怎么了?难道这梦境中不可以疗伤么?”我十分不解的向这老者问到。

    老者摇了摇头,语气平稳的对我说到“他这蛇毒是破散开来的架势,你若是一开始运作体内的真气,他这毒性就会越快的渗透到你的五脏六腑之中,恐怕还没等你自己给自己疗伤你就已经被体内的毒气攻心了!”

    这还多亏了老者,虽然我也早就发现了这一点,但如果没有老者的这番提醒,恐怕我早就自救心急的开始运作功力了。

    那样的后果岂不是不堪设想了!

    “那我现在能够做得岂不是也就只剩下等死了?”我垂头丧气的瘫坐在这梦境的角落之中。

    “倒也不是那样,老夫虽然不确定能不能帮上你。但是你可愿意让老夫试上一试?”老者神色自若的跟我说到。

    我自然是答应了老者,毕竟现在已经死这个局势了,我也只能这样了,就像是民间极为流传的那句话“死马当成活马医罢了!”

    于是我主动的把后背上的伤口完全暴露在了老者的面前。

    老者叹了一口气后便开始给我疗伤。

    在这梦境中疗伤还真是有着比较大的好处,整个疗伤过程,我都丝毫没有感觉到有一丝一毫的疼痛,但是我能够清楚的感觉到,我背上出现了一颗接一颗的滚烫的液体。

    也许是那老者的汗水,不过我猜想这更有可能是这老者的眼泪,毕竟他早就对我说过我和他之间存在着渊源,虽然我不知道究竟是何等渊源竟然能够让老者这样救我!

    但是我能够肯定的便是这老者绝对是对我没有半分恶意的,想到这我不由得想起了我师傅。

    我现在整个人都在梦境之中,丝毫感觉不到外界的任何情况,我还真是有些担心外面现实世界中的我的师傅,他现在的情况究竟怎么样了?

    “好了。”老者轻轻的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轻描淡写的对我说到。

    果不其然,我运了一下体内的真气,果然消失了那一股反噬的毒气。0

    我连忙向老者道谢,老者看来为了给我疗伤还真是没少花费力气。

    我隐隐约约的能够看到他额头上聚集着的数不清的汗珠!

    老者似乎并没有要跟我要任何人情的意思,他只是微笑着对我摆了摆手。

    “既然你现在已经聊好伤了,老夫也不能一直把你关在这狭小的梦境之中了,你现在可以离开了。”

    这老者说完这段话的时候。我刚刚想要接着说什么,但是当我刚刚张嘴的时候。这老者竟然往我的口腔之中放上了一颗类似于糖果的东西。

    “这是什么?”我在咽下去了那东西以后才向老者问到,之所以我会咽下去这老者手中的东西。是因为我感觉老者应该不是歹人,也没有必要毒杀与我。

    “放心吧,药不死你。”

    这老头似乎是说了句无用之话,我自然知道是药不死我的东西。

    老者对我完后有一次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对于这感觉竟然如此的熟悉,似乎他以前就对我这样做过。

    但是这仅仅是我和他在梦境中的第三次见面,而前两次他可从来没有这样的拍过我的肩膀。

    既然大恩不言谢,我就也没有继续婆婆妈妈的跟这老者道谢,我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果然伤口好了的感觉确实是神清气爽。

    我心里暗暗发誓,我登下出去一定要把这地头蛇打回原形,就当是为他刚刚伤了我报仇!

    “小心他脸上的那些黑毛,切记不要和他们有肌肤上的碰撞。”

    老者在消失之前又和我补充到。

    还没等我做出回应,这老者便再一次在我的面前变成了一道金光,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样子。

    与此同时,我自身也从梦境中脱离了出来,当我再一次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脚下土地的时候,这种感觉可真美好!

    我突然意识到,此刻现实中的场景似乎和我刚刚离开的时候差不大多,连那地头蛇脸上的表情还是刚刚的那一副。

    难不成我刚刚不过是思想上天马行空了?

    但是我口中弥漫着那股甘甜之味道,以及背上那已经愈合了的伤口告诉我这一切并不是个梦。

    我刚刚确实是进入到了那梦境当中,也真的是碰到了老者。

    不过可能这次梦境并没有当误现实的一刻钟的时间,似乎刚刚我周围的这一切都随着我进入梦境而停止运转了。

    现实应该就是这样的,这还真是天助我也!

    我连忙运作好真气,准备再一次和那地头蛇一绝高低!

    这地头蛇应该也注意到了我此刻身体的变化,但是他并没有什么过于异常的表现。

    但是他还是没有主动出击,可能是我现在的气场都和刚刚有了很大的不同了吧!

    我们就这样在战斗之余互相观察了对方一会。

    当我把目光落在他那满脸的黑毛的时候,果真是如同那老者所说的,他脸上的黑毛确实不像是普通的黑毛。

    与其说他的脸上的是黑毛,还不如说那是一颗颗锐利的针,因为我仔细观察发现这黑毛似乎都在反光。

    看来我确实应该多加小心了!

    “怎么,你怕了么?”因为我记得刚刚在我进入梦境之前的时候,这地头蛇对我的攻击还是如火如荼的,为何这突然间就没了刚刚那股嚣张的气焰了?

    “你究竟是干了什么?”看来这地头蛇还真是意识到了我和刚刚打斗时的区别。

    “没什么,不过是解了某些小人暗器上的毒罢了!”我这句话就是在和这地头蛇暗示我已经发现了他那引以为豪的小伎俩。

    “你……你!”这地头蛇似乎也听懂了我是在鄙视他,他的身体明显的开始颤抖起来。